【上觀新聞】以音樂為良藥,上海音樂學院志愿者為一線醫護人員提供心理援助
發布日期:2020-06-16      瀏覽 7485 次

“我們能做的,就是通過音樂給他們短暫的放松,建立安全感,給予力量。讓他們知道,他們不是孤立無援的,此刻有人跟他們站在一起。”


2月4日,27歲的陳韻之看到一則消息,母校上海音樂學院正在招募志愿者,用視頻連線的方式,為堅守在抗擊疫情一線的醫護人員提供音樂疏導和心理援助。陳韻之很快報名,通過了甄選。就在當天,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康療團隊正式組建起來,首批有9位志愿者。

圖為音樂康療團隊志愿者陳韻之


陳韻之2015年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治療專業,畢業后一邊工作,一邊在寧波的公立醫院和自閉癥援助中心做志愿者,提供音樂治療服務。她和大多數志愿者一樣,平時面對的都是病人,用音樂緩解病人的疼痛、失眠、焦慮問題。這一次,他們面對的是醫護人員。

疫情當前,一批又一批醫護人員在一線承受著生理和心理的重荷。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康療團隊希望,小組和個體音樂深度放松和心理援助服務能夠幫助他們緩解疲勞、釋放壓力,獲取力量重新投入工作。

短短兩天接到近20起求助

2月9日,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康療團隊首次發布信息:為一線工作人員提供個體或小組心理援助,每次30分鐘到一個小時。短短兩天時間,他們就接到近20起來自各方的求助。

圖為志愿者馮卓彥


雖然擁有專業音樂治療臨床經驗,但這是陳韻之第一次面對危機干預。從2月4日起,上音音樂治療專業的老師和特別請來的危機干預一線臨床醫生,輪番為志愿者們進行緊急培訓:危機干預有什么基本技巧?如何傾聽?如何疏導?如何進行自我心理支持?

目前團隊接到的求助,有的來自醫護人員,也有的來自醫護人員的家屬,以及宅在家里的普通人。陳韻之接到過一位來自河北邯鄲的醫護人員的求助。對方在當地一家新冠肺炎定點醫院工作,雖不是感染科醫生,但每天要接診20-30例病人,還要進行手術,面臨感染風險,心理壓力很大。

還有一例是在上海獨自生活的一個外地女孩。她在春節前剛剛辭職,但因為疫情爆發無法離開上海回到家鄉,一個人自我隔離在家,不僅要抵御孤獨,還要面臨生存的焦慮。

志愿者林沁悅


每次視頻連線大約半小時時間,陳韻之會讓對方播放自己挑選的音樂,并在她的引導下進行音樂想象和音樂疏導。“最重要的,是在音樂中讓對方放松下來,獲得安全感,習得快速、有效的自我調節力。”陳韻之說。

每天結束工作之后,志愿者們還會在線上進行小組討論,發現問題,分享經驗。目前,團隊接手的還都是個體求助,但陸陸續續已有醫療機構聯系他們,為醫護人員群體提供小組服務。

為不同人群定制音樂處方

音樂康療團隊項目總監、上海音樂學院教授唐哲說,現代科學研究證明,音樂可以幫助人們緩釋壓力、調節情緒,對人的生理和心理都可以產生積極作用。“疫情爆發,大家足不出戶,音樂可以成為聯系彼此的紐帶。當言語無法表達時,就讓音樂發揮它的作用吧。”

除了線上“一對一”定制的心理援助,上海音樂學院康療團隊還推出“音樂宅急送”,為堅守在一線醫護人員、康復中的患者、宅在家中的普通人送上精心挑選的音樂。

首次上線的“抗疫專輯”,包括巴赫的《哥德堡變奏曲》,埃克里·伯格倫德的《治愈之水豎琴》,小約翰·施特勞斯的《晨報圓舞曲》等作品。巴赫的《哥德堡變奏曲》是巴赫為他的學生哥德堡創作的。哥德堡常為一位患有失眠癥的伯爵演奏,《哥德堡變奏曲》讓伯爵在不眠之夜得到慰藉。

唐哲說:“面對焦慮,有的人需要舒緩的音樂讓自己安心,有的人喜歡有能量的音樂緩解低落,每個人都不一樣。我們接到的求助多種多樣,后續我們還將推出針對不同人群、不同需求更加細化的音樂處方,幫助大家渡過難關。”

音樂康療團隊志愿者,馬來西亞留學生吳佩芯


上海音樂學院在2009年開設音樂治療專業。那時正讀高二的陳韻之看到這個消息,暗暗下定決心要報考這個專業。她從小學習樂器,又對心理學很感興趣,“對我來說,這個專業太適合了”。如今,作為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康療團隊志愿者的她,更加堅信自己當初沒有選錯專業。

陳韻之說:“我相信音樂的力量,音樂可以讓我們平靜,給我們慰藉。求助我們的人,也是相信音樂力量的人。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音樂給他們短暫的放松,建立安全感,給予力量。讓他們知道,他們不是孤立無援的,此刻有人跟他們站在一起。”


谁有av动漫网址大全,av女优最年轻的,特级做爰图片,黄色小说网址,韩国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