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匯報】陳應時逝世 | 他用四十年光陰,帶回了千年前的敦煌仙樂
發布日期:2020-06-16      瀏覽 7072 次

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陳應時今日逝世。

陳應時1959年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附中作曲專業,1964年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民族音樂系理論專業,后留校任教。1989年1月應邀任英國女皇大學訪問學者,1990年1月應聘任英國劍橋大學基茲學院訪問教授,1994年9月,應邀赴日本東京藝術大學、 國立音樂大學、大阪大學、慶應義塾大學、武藏野音樂大學、日本音樂學會和東洋音樂學聯席例會巡回講學。

他用四十年光陰,帶回了千年前的敦煌仙樂。

敦煌古譜素有“千年天書,百年解譯”之謂,因為記譜使用的符號形似日文的假名,極其晦澀,解譯困難。千年以前的譜樂,百年間學者們皓首窮經,孜孜不倦。

20世紀以來,國際敦煌譜研究成就的最高話語權一直為日本學者壟斷,而陳應時憑借一次次發人所未聞,終于讓世界看到了中國學者的后來居上。

最早致力于敦煌樂譜解讀的,有法國漢學家伯希和、日本人古譜學家林謙三,接著中國學者也開始著手研究——任二北、饒宗頤等都先后發表過相關著作。樂器學家應有勤、作曲家趙曉生與譚盾等國內學者,后繼也進行過研究。

上世紀80年代初,上海音樂學院教授葉棟公開發表了《敦煌曲譜研究》一文,并將25首樂曲根據自己研究所得,全部解譯付諸演奏錄音,“一千多年前的曲譜破譯成功”的消息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。

陳應時發現,“這些譯譜無疑都各具價值,但仍沒有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”,還有必要在解譯上下功夫。尤其是敦煌古譜中的符號,究竟代表什么?任二北是詞學家而非音樂家,陳應時認為他的觀點值得商榷。陳應時開始了自己的研究,他從北宋沈括《夢溪筆談·補筆談》和南宋張炎《詞源》中得到啟發,于1988年發表了論文《敦煌樂譜新解》和25首譯譜,提出了與前人不同的“掣拍說”,對敦煌曲譜的定弦、節奏、同名曲重合等疑難問題作了合乎邏輯的解譯。而且他所解譯的旋律通順悅耳,調性調式感清晰,樂句結構嚴謹。

陳應時不僅潛心研究,還與日本東川清一、英國畢鏗、美國趙如蘭等國際學者互動,將海外學者研究成果中譯十余篇。從1987年第一次跨出國門赴澳大利亞講演起,陳應時先后應邀任英國女皇大學訪問學者、應聘任英國劍橋大學基茲學院訪問教授,并赴日本東京藝術大學、國立音樂大學、大阪大學、慶應義塾大學、武藏野音樂大學、日本音樂學會和東洋音樂學聯席例會等世界各地巡回講學。所到之處,聞者披靡。他則把流散到海外的敦煌文獻原件都找來細細研究。

1987年5月,參加完澳大利亞音樂學會第十屆年會后,在饒宗頤(后)的邀請與主持下,陳應時(左)于香港文化中心作“掣拍說”敦煌曲譜解譯研究報告。

此外,陳應時還傾力將古譜用舞臺藝術呈現,給公眾更直接的感知了解。1989年,他發起成立了中國古樂團,舉辦《唐朝傳存的音樂》音樂會,奏唱了日、英、德、中等國學者解譯的敦煌曲譜及其他唐傳古譜。

去年,第35屆“上海之春”國際音樂節中,“古樂·新聲”——陳應時解譯敦煌古譜音樂會在賀綠汀音樂廳舉行,時任上海音樂學院院長林在勇親筆題詞:

“因陳出新,卓爾立派,究釋古樂之譜,年耄耋而重現唐風宋韻。偉哉大師,能繼絕學,斯德斯功堪稱國寶;

應時生化,斐然成章,演繹敦煌之曲,弄絲竹以追擬金鳴玉振。幸也上音,勉興寂響,或得或失姑作先聲。”

從1979年關注《敦煌琵琶譜的解讀研究》,陳應時研究古譜四十余載,其間發表敦煌古譜研究論文50多篇,專著一部,成果斐然,享譽國內外。

谁有av动漫网址大全,av女优最年轻的,特级做爰图片,黄色小说网址,韩国电影